主页 > O好生活 >对比明朝军队腐败再看今朝 >

对比明朝军队腐败再看今朝

2020-07-04 345 views 308

对比明朝军队腐败再看今朝

时下,军队反腐力度加大,两只大老虎被打掉,中小老虎纷纷被擒拿,一个一直被视为敏感的禁地被撕开一个大口子,难得一赌真容的军队腐败展现于世人面前。

回看明朝中后期的军营腐败,今天这样的腐败也不是多幺特别。

啥都可以买

明朝中后期,军队腐败十分严重,军中什幺都可以靠钱来买。军中有钱者可以「买閑」,比如搞急行军几十公里之类,太累体能吃不消怎幺办?没事,只要你交钱就可以免于训练,呆在军营里睡大觉,或是逛窑子都可以。

不要说「买閑」,就是买荣誉也可以,你说你当兵想拿个什幺荣誉证书,向父老乡亲炫耀一下,可是自己又没有做出什幺成绩、立过什幺军功怎幺办呢?没事,只要你交钱就发给你。

不要说买荣誉,就是买官也没问题。「总兵」「副将」「参将」、「守备」之类,都有价码,要幺「不跑不送,原地不动」,要幺「既跑又送,提拔重用」。所以,你要是会溜须拍马,捨得下血本,在军中混个一官半职的,并非难事。

不要说买官,就是把一支部队「买」下来也不是问题。如果土匪黑社会私贩食盐是违法的,怎幺办?没事,只要他们肯掏钱,军官可以抽一支小部队去做保镖,给予全程护送。《皇明条法事类纂》就提到,明朝士兵「往往接受盐徒财物,护送私盐出境」,这不就等于把国家的一支部队「买」下来给自己做保护伞用了幺?

侵吞军用物资

各级军官利用职务便利侵吞军用物资是普遍之事。明末清初史学家谈迁在《国榷》中记载,天启年间,山海关「营房每间价六金,镇将侵克费不五六钱;马料刍克,十扣其半」。军官在营房的建造中或剋扣工程款,或拿回扣,这些钱常常是工程造价的一半以上,可想那些军中管后勤的军官该有多肥水,发了多大的财。

又比如明代名臣马文升在《修饬武备疏》提到,掌管军器製造的军官侵吞料价银,致使造出的兵器成劣质产品,「弓力不过一二斗,矢长不过七八把,平昔尚不能射远,披甲后手不能举;射不过数十步而止。刀尤短小,亦无锋」。俗话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真是难以想像用这样一批伪劣武器,怎幺能在战场上杀敌制胜。

还有一块肥肉被军官所贪佔的,就是军田。明初为保证军队的供给,减轻百姓负担,朱元璋借鑒历史经验,推广屯田制,「以军隶卫,以屯养军」,「官俸兵粮皆于是出」,起初效果不错,基本解决了军队的给养问题。可是后来,屯田被皇室、勛戚、军官们吞併,终致毁坏,只能依靠政府财政养兵,加剧百姓的负担。

军官们不光「侵夺屯田,隐佔为业,祖孙相继,盘踞自如」,而且「凡应纳屯粮,悉置之度外」,即世代霸佔了屯田,还因「军官身份」不用纳税,田产上的所有收入都归自己私有,有此等好事,谁不霸佔屯田为己所有呢?结果,明英宗时,「侵佔屯地4100余顷,递年不输子粒」。

私人「佔役」

这是贪佔财物,还有贪佔士兵呢,把士兵当成私人劳动工具使用也很寻常,在当时叫「佔役」。叶盛的《劾内官弓胜疏》讲到,景泰年间,有军官调发军士为自己管理屯田,驱使士兵为自己建房造屋当苦力。《明会要》也有记载,「军士之杂差,拔之做工,留之拽木,终岁不得入操……虽有团营听征之名,实与田亩市井之夫无异。」

这些被军官「佔役」的士兵拿不到一分钱劳动报酬,跟家奴无二,不听差使,还会遭凌虐暴打,真是「佔役之弊,苦不言忍」。「佔役」搞得军人不像军人,农夫不像农夫,市井不像市井,军人干了太多与军队无关的话,影响了军人的军事训练,没有得到严格的军事训练,上了战场怎幺打得了胜仗?再说了,既然当兵是干农活,而且还是无偿地干,如此劳累,那还不如不当兵,在家干农活的好,在家干农活,干多干少总归自己,所以,士兵逃跑、脱籍的很多。正如《明会要》所说,「滥役军丁,而勒其锱铢,甚有一官而包佔数士卒……富者尽材,贫者竭力,以故流窜逃亡,不啻过半。」

剋扣士兵粮饷

至于军官剋扣士兵粮饷,就更多了:「都司卫所官贪贿差放,有征办需索加倍,或包纳月钱,纵放买卖,或以供应上官为名,勒除月粮,或指差操刻减布花。」朝廷发给士兵的军饷,军官都要雁过拔毛,有时候毛拔掉一半,「以十万四千计」,士兵都快成裸雁了,穷困得跟叫化子似的:「在边军士多有衣不遮体,食不饱口,疲损羸弱,形容枯槁」。叫化子军队连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了,还能保得了朱明王朝的性命?笑话。

但军官们仍贪得无厌,慾壑难填,他们还想着法子向朝廷虚报士兵数,「吃空饷」、「吃人头费」,即军中本无此士兵,但花名册上还有名字,上面照册发饷,钱都进了武将的腰包。为了多「空饷」,一方面,军官向朝廷虚报兵数,如《明史•袁崇焕传》载:「文龙一匹夫,不法至此,以海外易为乱也。其众合老稚四万七千,妄称十万,且民多,兵不能二万,妄设将领千。」也就是说,士兵只有四万七,却虚报十万,多吃了一倍的空饷。看样子,似乎不虚报也不行,因为士兵不到二万,却设置了上千的将领,不多弄点空饷,怎幺养得下这幺多将领?

另一方面,对那些「皆苦于饑馑,迫于贪残,不能聊生,逃亡相踵」的士兵,军官并不阻止他们逃亡,反引以为利,有时故意惩罚士兵,逼他们逃跑,这既可贪污军饷,又可向逃亡士兵索取贿赂。在这样的苦役盘剥之下,士兵们较好的出路是逃亡,《明会要》记载:正统年间,逃亡士卒达一百二十万奇,佔全国军伍总数的十分之一;弘治时,全国逃亡军士佔洪武时十分之六七。等朝廷真要用兵开战时,皇帝拿着花名册一看,满以为是百万雄狮,其实早就被军官们掏空了。

军队腐败,后果很严重

「兵者,国之大事。存亡之道,命在于将」,倘若军队、尤其是将领腐败成风,存亡之道危矣。明朝中后期就是如此,因为军中腐败,训练荒驰,明朝后期的士兵临阵畏缩不前,看到敌人一多就败逃,无可收拾。据《明世宗实录》记载,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一股六七十人的残余倭寇,在明境「行数千里,杀戮及战伤无虑四五千人,凡杀一御史、一县丞、二指挥、二把总、入二县,历八十余日始灭」。

一伙六七十人的日本鬼子,竟可以在大明境横行数千里、八十多天,杀死杀伤大明四五千人,连御史、把总、县官都被杀死,可想而知,当时军队的作战能力何其低下,甚至连乡勇(民间武装)都不如。事实上,戚继光、俞大猷等人招募的乡兵乡勇,组成「戚家军」、「俞家军」,比国家正规军还有战斗力,为平倭的最终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

正是因为军队腐败,以致毫无战力,朱明王朝以庞大的军队却敌不过后金「一小撮」军队,硬是上演了小蛇吞大象的惨剧。明朝军队腐败其实是权力腐败的缩影,学者刘金祥先生说:明代军中腐败的出现绝不是偶然的,它实际上与当时整个官场权门请託,贿赂公行有关,贪污腐化犹如釜底抽薪,它对朱氏王朝的统治构成的威胁比来自任何一方的都要大,也更为可怕。

2015-7

原标题:让人惊掉眼球的明朝军队腐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