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O好生活 >从世足到甲子园 运动振兴日本 >

从世足到甲子园 运动振兴日本

2020-06-17 170 views 848
从世足到甲子园 运动振兴日本

从世足赛到夏季甲子园赛,日本近期掀起结合振兴地方的运动风潮,不过球员和球迷汗水泪水背后,日本足球和棒球风气有强烈和永续的体育营运理念,希望为少子化的地方带来希望。

甲子园百年 金足农打响秋田名号

俗称夏季甲子园的日本全国高中棒球锦标赛,来自北大阪的大阪桐荫高校今年以 13 比 2 击败秋田县金足农业高校,夺得第 100 届大会冠军。金足农以「杂草军团」之姿挑战棒球名校,写下振奋人心的一页传奇。

金足农业高校派啦啦队到大阪甲子园为球队加油,原以为没几场就会收工返乡,未料一路过关斩将,振奋秋田民心。为筹凑啦啦队的盘缠,金足农野球部校友会网上发起募款,最后募得目标金额达 4 倍,共 1 亿 9000 万日圆(约新台币 5300 万元)。

风潮所及,秋田县旅外民众利用非强制性的「家乡纳税」制,变相捐款给故乡。金足农选手吃的秋田米、咖哩饭、农特产,就连学生使用秋田米和酱油研发的金足农糕饼也跟着热卖。

本届夏季甲子园赛 16 天赛程,来自全日本 47 都道府县共 56 队参赛,许多日人抱着爱乡爱土的心情为年轻选手加油,甲子园场观赛人次破百万,创历史新高。

少子化棒球人口减少 日本高校出招振兴

日本高校棒球联盟 6 月 29 日宣布,至今年 5 月底,硬式棒球运动总人口为 15 万 3184 人,较上年减少 8389 人,是 1982 年调查开始以来的最大跌幅,小学、国中打硬式棒球的学生明显减少。

朝日新闻与日本高校棒球联盟每 5 年一次、对约 4000 家学校的调查在 7 月初公布,日本国民运动棒球已非人气最高的项目,打棒球的人数愈来愈少。少子化加城乡差距扩大,非都会学校的棒球学生减少。但危机就是转机,有些学校以各种手段振兴棒球。

埼玉县西部山区的县立小鹿野高中就是最好的例子。小鹿野高中全校约 220 人,约 1 万 2000 名居民的小鹿野町人口减少,打棒球人口也降低。有校友认为,如果球队够强一定有人想唸,2011 年聘请早稻田大学、业余强队的教练的石山建一来指导。

2012 年度埼玉县首度实施年轻人融入地方的「山村留学制度」,招募热爱棒球的学生入学,还安排住在附近旅馆。结果效果极佳,2010 年度只有 6 人、几乎解编棒球队,今年增加至 28 名,其中 16 人是依据山村留学制加入。2016 年埼玉县秋季大赛,球队打进 16 强,町民站出来热情加油。

高知县山区梼原町唯一的县立高中梼原高校,2007 年创立棒球队,成了全町的希望之光。町民捐了 800 万日圆,还贡献米粮、蔬菜给住在幼稚园改建宿舍的球员们。2013 年还找来名师,2017 年球队挺进高知县大赛,全町陷入狂热。

梼原町人口渐少,现约 3500 人,国中毕业后升高中的年轻人半数外流,现在留下来唸当地高中的已见提高。

日职横滨 DeNA 湾星队球团前社长池田纯表示,地方振兴、医疗费增加、孩童不运动等都是日本各地面临的课题,但运动是「日本元气之宝」,能够为地方带来活力。体育组织要管理和会赚钱,才能招揽人才。

足球融入地方 创造共荣新价值

朝日新闻与日本高校棒球联盟今年春季联合调查问到「你觉得足球等竞赛的人气会胜过棒球吗」,回答「不认为」占 16.8%、「将来可能胜过棒球」占 43.7%、「已胜过棒球」占 30.2%。

10 年前认为足球等运动不可能胜过棒球的日本民众还超过半数,但 2013 年的调查首度出现民众认为足球人气会胜过棒球。

日本足球的人气直逼棒球,选手本田圭佑、香川真司等已成国际球星。7 月 3 日凌晨的世足 16 强赛,世界排名 61 的日本「蓝武士」把排名第3的「红魔鬼」比利时吓出冷汗,比利时最后惊险 3 比 2 逆转胜,许多台湾、中国足球迷叹问「日本能,我们为什幺不能?」

有些人认为日本足球风气盛,是因为有漫画助攻。「足球小将」是高桥阳一的作品,1981 年起连载,全系列累计发行逾 8000 万册,内容描写少年大空翼进入职业足坛的故事。不过,探讨日本足球风气应先了解日本职业足球联赛(J 联赛)的发展。

J联赛于1993起跑,今年是第25年,由公益财团法人日本足球协会(JFA)与公益社团法人日本职业足球联盟主办。成立宗旨是提昇日本足球水準与足球运动普及、振兴运动文化及国民身心发展、提升国际社会交流。J联赛在1996年2月喊出「百年构想,用体育让国家更幸福」的口号。

J 联赛开幕初期只有 10 队,1999 年分拆为 J1(日本职业足球甲级联赛,日甲)与 J2,2014 年成立 J3,47 都道府县中,在 38 都道府县共有 54 队。

J 联今年最热门的话题是 34 岁的西班牙国脚伊涅斯塔(Andres Iniesta)5 月加盟神户胜利船队(Vissel Kobe),据传球队老闆三木谷浩史以 3 年约、100 亿日圆(约新台币 28 亿元)价码延揽,成功掀起话题。

J 联赛理事长、58 岁的村井满 6 月在东京演讲时骄傲地说,2017 年度 J1 和 J2 队伍没有一队有资不抵债或 3 年连亏的情况,2017 年度 J1、J2、J3 总计规模首度突破千亿日圆,较上年度增百亿,连续 7 年成长。

J 联赛与英国体育直播公司 DAZN 还签下 10 年 2100 亿日圆的大型合约,获得分配金增加约 55 亿,但球队也各自努力,各方面营收都在增加。

村井说,虽然 J 联赛靠踢足球为业,但目的在于丰富地方体育文化,打造健康、丰裕、开朗的社会。他认为,如果把世足赛看成是好莱坞电影的话,J 联赛就如同乡村常办的庆典。每支小球队集合,54 支球队就成一个大平台,有助于日本社会。

J 联赛除了培养球员进军世界盃,提升足球水準,也活络地方经济。54 队一年共吸引约千万人进场看球,地方交流活动年约 1 万 8000 次,包括山形县插秧、京都儿童足球等。

明治安田生命保险公司于 2015 年与 J 联赛签约,成为冠名赞助商,社长根岸秋男指出,期盼以 J 联赛和球队为核心创造新价值,下一个 25 年日本 47 都道府县都有 J 联赛球队。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