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O好生活 >为什幺我们会不断听到新传染病排山倒海而来? >

为什幺我们会不断听到新传染病排山倒海而来?

2020-06-15 372 views 907

为什幺我们会不断听到新传染病排山倒海而来?

来自马来西亚,现居风城。兴趣广泛的生物学家,研究工作之余,嗜好读读书、看看戏、写写作、骑骑车、踏踏青、逗逗猫。

每年十月是流感疫苗接种季,过去我甚少理会,因为要自费去打疫苗,一来嫌麻烦,二来要花小朋友。不过去年十月开始,我就乖乖去打流感疫苗了,一整年都不必担心在上课或开会时,身边的人很虚弱地告知得了流感,再也不需要活在恐惧当中,还能老神在在,一整年都没得流感,所以现在都劝朋友也要去打流感疫苗。

会想到要打流感疫苗,是因为去年初实在太惨了,得了一次普通感冒,后遗症拖了一个多月,才刚痊癒,又得了另一次A型流感,把我搞得极为虚弱,在家躺了两天休息,病情还是一直加重,在全身虚脱且非常痠痛的情况自行就医,差点晕倒在路上。

勉强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到诊所,做完快筛时原本得走到候诊室等个十几分钟,没想到脚一踏出诊间,医生马上叫回,还拿着快筛棒说「满格耶!」。虽然服用了克流感,三天后就显着好转,可是那次的经验实在太痛苦了,于是我决定年年都要打流感疫苗,也奉劝各位也去打疫苗。

2008到2009年,美国除了被金融海啸搞得翻天覆地,最早称作「猪流感」的H1N1流感病毒也让很多人发烧,包括我。过去俗称西班牙流感的疫情爆发时,曾造成上千万青壮年族群死亡,现在的流感多几个突变也可能会颇可怕,更甭提还有跨物种的感染,例如从鸟类或猪只跳到人类的。

常见的流感都能把人搞得七荤八素了,更甭提其他更恐怖的病毒。SARS肆虐台湾时,我正在唸硕二。我现在的身材和当时相比,大概胖了近二十公斤。SARS在台湾造成严重恐慌时,我的体重就在两个月内爆增十公斤,真的都是SARS害的。

不是因为我得了SARS会爆胖,虽然当时我因感冒轻微发烧,差点就要被通报。而是因为SARS期间,学校游泳池关闭了好几个月,直到我硕士班毕业都未开放,让我无法运动而爆胖。当然,这和那些在疫情最严重期间丧失亲友的人相比,实在不值得一提;近年,我们也见识到如伊波拉和兹卡分别在非洲和美洲造成的悲剧。在有如世界末日的疫情失控时,第一线奋战的医护人员和科学家究竟怎幺面对来未知的病毒和病菌?

防疫资历超过二十五年的阿里.可汗(Ali S. Khan)医师长期在公共卫生领域担任第一先遣部队,是美国联邦疾病防治中心(CDC)公共卫生準备暨应变前主任,现在是内布拉斯加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他出身入死地潜入各种危险场所,直接面对危险病毒和病菌,所到之处遍及非洲、南美、波斯湾、亚洲和美国,处理过的危险传染病有汉他病毒、伊波拉、禽流感、猴痘、炭疽病、生物恐攻、鼠疫、西尼罗病毒、裂谷热、SARS、卡崔娜飓风、几内亚龙线虫等等。

他和作家威廉.派屈克(William Patrick)把多项冒险故事写成《对决病毒最前线:从流感、炭疽病、SARS到伊波拉,资深防疫专家对抗致命传染病的全球大冒险》(The Next Pandemic),很精彩地为第一线的勇敢医护人员和科学家作了第一手的报导,讲述他们如何在有限的资讯下,分秒必争地做出重大决策以保他人及自身安全,并且试图逆转疫情。

可汗在《对决病毒最前线》谈到:为什幺我们会不断听到新传染病排山倒海而来?在旅行比过去便宜和方便许多的今天,旅客更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用身体当作病毒培养基长途运送病原。许多病毒藏在如蜱、啮齿动物、蚊子、蝙蝠、猴、骆驼等等其他动物体内,有些因为环境的破坏或者不当的接触而传染到人体,然后无心地在人群中散播。

亚洲几个国家爆发SARS疫情时,台湾被搞得人心惶惶,一些决策错误造成社会中的人际信任受到冲击,对经济也有沉重的打击。当时,可汗赶赴香港和新加坡劳碌奔波地协助控制疫情。各地公共卫生官员奋力对抗SARS的故事,还被大导演史蒂芬.索德柏(Steven Soderbergh)拍成大受好评的超写实电影《全境扩散》(Contagion)。

新兴传染病的病原故然可怕,可是人类可能更可怕──病毒和病菌会被有心人当作恐怖攻击的武器,例如书中花了不少篇幅谈论的华盛顿国会山庄炭疽病攻击,和犯罪侦探小说一样惊险万分。

还有,在四处对抗病毒的奔波劳碌中,可汗也见识到了许多政治和结构性问题,使官僚机构疏忽防疫工作,轻则互踢皮球,重则甚至在社会发生惨烈状况时还趁火打劫、捞取政治利益和钱财。2005年卡崔娜飓风侵袭纽奥良,就是这场人祸的最惨痛教训。在世界第一超级强权中,一场飓风是照妖镜,让世人惨痛地见识到在美国当穷人是会有多悲剧。不过,可汗指出,这一切悲剧原本是可以避免的。

和致命病毒及病菌大对决,已经让人心惊胆颤,不幸的是,近年还有假新闻来乱,有心人散播疫苗有疑虑的假新闻,不知情的人还製作成长辈图以为是在帮助朋友,哄骗民众拒绝为孩子打疫苗,让更多不幸的老弱病残在疫情中更脆弱。

无知和恐慌,让疫情雪上加霜,第一线的科学家和医护人员也会感受到恐惧,他们勇敢地冒死工作,是犠性小我完成大我的伟大情操,我们能活在免于恐惧当中,真的要好好地感激他们!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