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O好生活 >【好想艺术】带走甚幺——白双全的泰国「裸旅」 >

【好想艺术】带走甚幺——白双全的泰国「裸旅」

2020-06-12 885 views 501
【好想艺术】带走甚幺——白双全的泰国「裸旅」
像艺术家白双全这样两袖清风完全不带行李、包里只有一点泰币、随身是手提电话及儿子照片,叫「裸旅」。
【好想艺术】带走甚幺——白双全的泰国「裸旅」
让白双全获得力量的,还有清迈的Pun Pun有机农庄。
【好想艺术】带走甚幺——白双全的泰国「裸旅」
他说带走的物件都与生命有关,出于心灵的需要,物件储存了能量。

文:邓小桦


还未找到下一份工就辞工叫「裸辞」,未储够钱买楼就结婚叫「裸婚」,像艺术家白双全这样两袖清风完全不带行李、包里只有一点泰币、随身是手提电话及儿子照片,叫「裸旅」。这是白双全一直想做的一个实验,看能否甚幺都不带,而去一次旅行。


无欲望的旅行

当身上没有钱,整个感触都可能与一般游客相反:夜巿琳琅满目,对身上的钱只够买替换衣物的白双全来说,感觉尴尬。「货品对我而言是诱惑的,但我要与这诱惑对抗;相反,一般人去旅行都是想释放这些欲望的。但没了消费诱惑,对我而言就没了杂音,可以清楚思考,甚幺能增加旅行的意义,让时间过得更有意思,甚幺能增加我的力量。」白双全说到这里,有种宗教的况味。


白双全探访泰国艺术家Kamin的工作室,入门处有几句话:「我们不能改变世界/我们不能改变他人/我们不能改变我们自己/真善美,都已内在于我们自身/我们无须改变/只须觉醒」。Kamin认为,未来的艺术不再是关于创造新的物件或建筑,而是创造「自觉」,在每个人的内在中找到自己的美好和创意。Kamin每日打坐静修,然后在桌面进行「自动绘画」,那些画就是内在的浮现。他说,他的艺术是想让人学得自尊、自重。


让白双全获得力量的,还有清迈的Pun Pun有机农庄。一群艺术家在那里自建泥屋,共同耕种与生活,经历一番努力,本来的「死地」已经重新培养起作物,他们更欢迎理念相同的人过来,与他们一起耕种、一起生活。白双全慨叹与「共同理念」之难;这慨叹中许亦有雨伞运动后的创伤。「他们这里的建筑、生活、信念,全都结合在一起,这好难好难;但同时,只要吃着他们种的米,理想、实践、成果又都轻易地连结在一起。」


无限吸收的旅程

甚幺都不带去的白双全,其实是天台塾主办的「亚洲种子计划」的随团艺术家,与四位选出来的「种子」中学生,一起进行十日泰国游历。同学们的行李与旅程当然和白双全的「裸旅」呈很大对比;白双全一边在清空自我、吸纳异地的启示,一边为他们安排有意思的行程。


同学们先是在街上选择陌生当地人来跟蹤,然后组合出新的「游览路线」,这是流动的机遇式观察;他们又被安排到当地艺术家家中,以其家居为素描对象。白双全说,「素描意味着用很长的时间去阅读一样事物。」同学们寻找自己感兴趣的细节,素描也传达气氛,当地人的世界,在这种方式下更为立体。


旅程也让同学认识当地艺术,看艺术在社区中如何带来改革的力量。艺术家们提出「Live Museum」的概念,去保护当地老店、小店:给它们颁发证书,塑造身份,引领到来的游客持欣赏和尊重的态度去看它们。而白双全则强调由小物件入手,看到更广大的脉络。同学吃一杯雪糕,可以看到整个社区的经济政治史,如何由本来的农业转为畜牧业,而又营利不足,因此要生产畜牧业的副产品如肥皂,和雪糕。


白双全嘱咐同学:「旅行常常是很短的交流,要进入陌生的世界,要捉紧你所遇见的世界,世界会有很多很宝贵的东西还给你。而能够进入,重点不是你眼要快,而是心要静,并对世界有够强的好奇心。」有位学生说,她本是对美感执着的人,但经过旅程,学习了许多抽象的当代艺术,她更明白艺术本是多元化,个人的意识与行为,和传统有同样的价值。


至于白双全又带走甚幺?他说带走的物件都与生命有关,出于心灵的需要,物件储存了能量。旅行也就是储存能量,帮助回来面对生活的困顿。「叉足电,回香港放电。」最神秘的,是他遇到一个流浪汉,给了他一张咭片,上面有一个台湾人的联络。白双全打算,在他接下来的台北之旅,去找这个人。


(香港电台电视节目《好想艺术》(本集于8月12日播放),逢星期日晚上10时在港台电视31及31A播映;逢星期三晚上6时在无綫电视翡翠台提供节目重温;港台网站tv.rthk.hk及流动程式RTHK Screen视像直播及提供节目重温。)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