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生活君 >【丰云】当地球市场停止转动?全球贸易正开始萎缩 >

【丰云】当地球市场停止转动?全球贸易正开始萎缩

2020-06-12 143 views 351
【丰云】当地球市场停止转动?全球贸易正开始萎缩

南韩最大货柜航运业者韩进海运,在 2009 年时载运能量为 1,210 万个标準货柜,2015 年扩张到 1,990 万个标準货柜,2016 年就破产了,韩进海运错判原物料市场形势,仗恃着南韩「举国体制」支持大财阀,无视风险盲目扩张,是灭亡的主因,不过,背后也潜藏着更深层的问题,那就是,全球贸易的成长似乎已经到顶。

自从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全球贸易总是持续成长,各国讨论的都是全球化造成何种影响,美国更因对全球化的反弹而兴起了川普主义,但是,还不用川普上台来筑起贸易壁垒,全球贸易成长趋势就已经反转,2016 年第一季,全球贸易额封顶无成长,到了 2016 年第二季更反转向下,萎缩 0.8%。以美国而言, 2015 年进出口总额下跌超过 2,000 亿美元,2016 年前9 个月又再下滑 4,700 亿美元,是美国自二次世界大战以来首次经济成长中贸易额却下跌。

就直觉来看,全球经济迟缓似乎可以解释贸易额的萎缩,不过,其实全球贸易萎缩有更根本的原因,那就是全球经济成长逐渐与贸易脱钩。

据国际货币基金(IMF)统计:1990 年代,经济每成长 1%,带动全球贸易成长 2.5%,然而,到了近年来,这个趋势反转,经济每成长 1%,只带动全球贸易成长 0.7%。从这个根本上的变化,可以很轻易了解,不论接下来全球经济好不好,全球贸易量成长终将会朝向停滞、萎缩,而且不是一时现象,是从此一去不回。

二战以来,国际贸易兴旺的基本原理是基于「比较利益法则」下的国际分工。我们可以很容易理解每个国家能做擅长的事彼此交易,但是比较利益法则告诉我们,就算一个国家一无是处,在国际分工下也有它的位置。

举例来说:假设公司里有一个天才员工、一个平凡员工、一个驽钝员工,天才员工做什幺都比较厉害,请他做困难任务,效率是平凡员工的百倍,请他做普通任务,效率也是平凡员工的 10 倍,连请他做打杂任务,速度都是平凡员工的两倍;相反的,驽钝员工却做什幺都不如人,别说困难任务根本做不来,做普通任务也慢如蜗牛,勉强能打杂,但也比平常员工慢半拍。

这时,老闆怎幺用人才能达到最大效益?每件事都叫天才员工做就好了,能者多劳嘛!至于驽钝员工,那当然开除。若你这幺想,那就错了。

天才员工就算再厉害,但一次只能做一件事,虽然他打杂也是平凡员工的两倍速,但叫他做打杂工作是浪费资源,因为他做其他工作的效率优势更大,所以,最合理的做法,是叫天才员工专门做效率百倍的困难工作,平凡员工做普通工作,而留下驽钝员工去打杂,这样子公司的总体效率最高。

一个百废待举的国家,就如同公司中的驽钝员工,在国际分工中并不是就没有位置,而是可以专门负责效率差别最低,通常也因此附加价值最低的领域,还是可因此获利,于是有了靠着做凤梨罐头、组装玩具雨伞、劳力密集製鞋製衣起家的台湾「经济奇蹟」,在这过程中,全球先大量把零组件送到台湾这样的劳力密集国家,用廉价劳工组装完成,再送回欧美市场,可以想见跨国贸易额当然大增。

国际分工逐渐转为国内分工

在战后所谓「亚洲四小龙」起家之后,世界又迎来中国「改革开放」,开启更庞大的国际分工规模,所以全球贸易进入美国人所谓的「沃尔玛时代」,因为沃尔玛大量进货中国生产的廉价商品。大体上,就是「中国世界工厂」与「美国世界市场」连结而成的跨太平洋贸易轴心。

在这过程中,除了国际分工的基本原理以外,还包括二战之后,各国记取两次世界大战教训,积极打开贸易壁垒,推动自由贸易,以及一度每桶 20 美元的低油价时代,降低了长程运输成本,这些因素都在在推动了全球贸易领先全球经济成长。

但是,这些有利因素也逐一消失,各国在全球化带来诸多社会问题以后,如今开始重回贸易壁垒老路,据世界贸易组织(WTO)统计,2008年以来,全球新增 2,100 项贸易限制。英国脱欧、川普主义兴起以及 TPP 濒临破灭,也标誌着国际政治风向不再一面倒朝向贸易自由化。而油价方面,虽然 2014 年中以来崩跌,但是目前在每桶 50 美元的低点,还离过去低点 20 美元年代有一大段距离。

最根本的要素则来自于国际分工逐渐转为国内分工。驽钝员工可不愿意永远打杂,而是想要努力向上,随着中国积极产业升级,发展进口替代,如今越来越多零组件是由中国本身生产,无形中降低了国际贸易量,据国际货币基金统计,1990 年代中国製造产品中有 60% 零组件需进口,如今降至 35%。

另一方面,全球化虽然拉平了全球的财富差距,但就原本富有国家来说,财富差距却反而呈现扩大,这个现象暱称为「大象曲线」,这个称呼来自于纽约市立大学经济学教授布兰科‧米兰诺维奇(Branko Milanovic)所绘製的,自 1988 年至 2008 年全球财富增加比例统计图表,这张图表巧合的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大象的形状。

图表中显示,全球最穷困的 5 百分位数人民财富增加很少,好像大象尾巴往下垂,但 15~45 百分位的人民财富增加了 6~7 成,高起来好像是大象的背部,50 百分位处甚至高起到增加 8 成,形成大象的头部,但在 65 百分位以后却急速下降,有如大象鼻子往下弯,到 75~80 百分位的人们,也就是相当于富裕国家的中产阶级,财富竟然呈现负成长,但是 95 百分位以上的最富阶级,财富还是大量增加,形成大象鼻子往下弯以后又往上翘起来的样子。

也就是,贫富国家之间的差距弥平了,但富国之内的贫富差距却扩大了。当两方在各方面的差距越大,包括贫富差距,贸易上的分工就越有效率与价值,当国际间的差距减少,国内的差距扩大,国际分工自然就会逐渐被国内分工取代,这不仅是各国国内有政治上的强大推力,就经济原理上本身也是如此。

科技的发展也对全球贸易不利,自动化的进展,以及美国页岩气革命取得大量廉价能源,以及随着可再生能源成本快速下降,美国已经可取得丰沛廉价风能,日后还可大量取的丰沛廉价太阳能,两个因素加成下,美国发展电力驱动自动化生产的成本,已经出现越来越低于送往劳力密集国家生产的趋势,而本地生产不仅可以节省运送时间与成本,加速设计决策与品管,更能有行销上的好处。

中国逐渐自己做自己的,美国也逐渐自己做自己的,中美跨太平洋贸易合作开始同床异梦,这不仅反映在全球贸易与经济成长逐渐脱钩,也反映在美国与中国的战略对峙态势升高,因为彼此在贸易上逐渐不那幺互相依赖,双方姿态当然就越摆越高。

台湾当年是在全球贸易之中起家,但如今所有的经济与社会问题,也大半来自全球贸易,可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近年来台湾政商各界一直思考的,都是如何在全球贸易中重新找到定位,但是,当全球贸易时代即将过去,经济发展与贸易越来越脱钩,我们是否「还在打上一场战争」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