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轻生活 >为什幺我们不选择一些比较温和的词彙,而要使用比较刺耳的那个字 >

为什幺我们不选择一些比较温和的词彙,而要使用比较刺耳的那个字

2020-06-15 923 views 982

为什幺我们不选择一些比较温和的词彙,而要使用比较刺耳的那个字

文/史考尔(Andrew Scull)

疯癫是个扰人的主题,我们至今仍被其神祕难解所困。我们认为自己所居住的世界,是由常识所构筑而成,而发疯之人则被隔绝在这个世界之外,处于一种失去理智的状态[1];这种崩裂破碎的情绪骚动,紧紧地攫住了我们当中的一些人,永不放手。这是无数世纪以来,不管在哪一个文化之中,所有人类都共有的经验。精神失常不断撩拨人类的想像力。它既让人着迷,又让人害怕;只有很少人可以不被它的可怕所震慑。疯癫不断地提醒着我们,我们所自以为紧紧握住的现实,其实有可能极度脆弱。它挑战我们对于自己之所以为人的认知,而且到了一个极端的地步。

这里我要探讨的主题是,文明中的疯癫。我想要在本书中探索和釐清的,是疯癫跟文明的关係、它们的複杂性,以及它们在各种意义上的相互影响。为何我使用疯癫(madness)这个词?这个词彙带有过时的意味,甚至有点冷漠地无视那些受害者所忍受的苦楚,认为他们是无礼的;尤有甚者,这个词彙同时还是集汙名与攻击之大成;因为这样,我们现在已经学着称其为精神疾病(mentally ill)或是举止粗鲁(ill-mannered)。世世代代以来,不幸与耻辱一直伴随着疯子,在他们的伤口上再撒更多的盐绝非我的本意。精神失常的受害者所带给自身、所爱的人、乃至于整个社会的悲惨与痛苦,是任何一个处理这个主题的人既不能也无法忽视,更不可能轻轻带过。它带有人类情感中一些最深刻的痛苦情绪:悲伤、孤立、隔绝、理性与意识的死亡。所以我要再清楚的解释一次,为什幺我们不选择一些比较温和的词彙,比如像是精神疾病或精神障碍(mental disturbance)之类的,而要使用我刚刚解释过,比较刺耳的那个字彙,疯癫呢?

当代对于这些精神病理之谜的权威,就是精神科医师了。对他们来说,使用上述这些词彙通常会被视为挑衅,是否认科学以及科学所带来的裨益,而他们认为这个词彙正是很好的一个例子(有趣的是,正是基于同样的理由,那些大声拒绝承认精神医学诊断,拒绝被贴上精神病人标籤的人,反而会热切地拥抱这个字彙,以显示自己是精神医学之害里头的倖存者)。因此,当我任性地选择这个词彙,做为书名或是一个符号,是否一如某些具有影响力的作家所言(以近代的萨兹为例好了),我也认为精神疾病是一个神话吗?不!完全不是。

我认为,疯癫(理性、智力跟情绪出现严重的持续性障碍)是所有已知社会都可以找到的现象。不管是在现实中或是在象徵意义上,它对于社会结构以及稳定的社会秩序,都构成严重的挑战。对我来说,宣称它只是社会结构的问题或只是一个标籤,实在是太过浪漫而无意义,或者是无用的套套逻辑。在我们眼中,所谓没有理性的族群,就是那些对自己情绪失去控制的人,不管他们是忧郁或是狂躁;是那些跟我们不住在同一个心智宇宙里、没有我们现实中习以为常的常识的人;或是那些会幻想、宣称一些在其他人眼中是妄想事物的人;也是那些在行为举止上,跟他们文化所期待、或约定成俗的行为差异极大,并且无视其社群施加在自己身上的一般性矫正手段的人;更是那些行为表现极度夸张不一致、或是赤裸裸地表现出荒谬的精神失常的那些人。千年来,我们一直用疯子或是其他的同义词,称呼这些人。

为什幺我要写「疯癫」或是「精神病」的历史?为什幺不叫它精神医学史?对于这类问题,我有一个很简单的答案。所谓的精神医学史,根本称不上历史。我打算讨论的东西,是在超过两千年的时间尺度内,文明与疯癫之间的相遇过程。在这段时光中,大部分的时候我们都用疯癫,或是其同义词,像是疯狂(insanity)、愚癡(lunacy)、发狂(frenzy)、躁症(mania)、郁症(melancholia)、歇斯底里(hysteria)等等去形容它,这些词彙不只是大部分人、或者受过教育的人在使用,而是全部的人都在使用。不可否认地,「疯癫」并不只是日常生活中对非理性的惯用词彙,它也是医学人士一边试着用比较自然主义的词彙去描述它的破坏性的同时,一边在治疗这些被排挤者时的爱用之词。最早的疯子医生(同时代的人跟他们自己都如此称呼),就曾毫不犹豫地使用这个词,伴随着其他词彙像是愚癡跟疯狂,都持续出现在十九世纪的文雅讨论中,直到后来它们才渐渐成为禁忌的词彙。

至于「精神医学」(psychiatry)这个词,要一直到十九世纪,才开始在德国出现。不过在那个时候,这个词完全不被法语世界接受,法语使用者比较喜欢用自己的词彙 aliénisme。至于在英语世界,如同上一段所提到的,一开始称呼那些专门处理疯子的医生为「疯子医生」。直到后来,这个含混不清的词彙里面的贬义(带有侮辱诽谤之意),实在有点太过头了,这个职业早期的先驱者才开始无差别地接受一系列另类词彙,像是「收容所所长」(asylum superintendent)、「医学心理学家(medical psychologist),或是回应法文而使用精神医师(alienist)。在二十世纪初期的英语世界中,专门处理精神障碍的专家,唯一不能接受、并且极度抗拒的词彙,反而是现在最被广泛接受使用的称谓,也就是「精神科医师」(psychiatrist)。

更广泛地说,社会上渐渐开始出现有自觉、有组织的专业团体,开始主张对精神障碍有管辖权,同时也获得社会对这些主张的认可,几乎都是十九世纪以降的现象。今日,我们已经可以透过医学的眼光来看「疯癫」这件事,而精神科医师所使用的词彙,也正式成为大家(但并非全部)谈论这些事情时所使用的媒介。但这是历史转变的结果,若把眼界放远,就可以知道这些都是非常近代才有的发展。这些职业如何出现、他们的语言以及他们介入精神疾病的手段,当然也需要被讨论和被理解,但这并不是也不该是我们的起点。

因此,时至今日,疯癫仍是一个老妪能解的词彙。使用这个古老的词彙,还有另外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凸显我们讨论的主题中,另外一个很重要的特色,而且这是透过纯医学的角度所看不到的。在社会秩序跟文化上(而我们正是其中的一部分),疯癫有更广泛的重要性。它跟文学、艺术、宗教信仰乃至科学领域,都会形成共鸣。疯癫还隐含了汙名,而被汙名化一直是疯子这称谓意义里面令人遗憾的一面。

 

注释
[1]我想这是很明显的。关于「常识」,在牛津英文字典里面是这样解释的: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自然智能,属于有理性的个体所有;具有平常、一般、普通的理解能力;是每个人天生就有的平凡智慧(这是「最低限度」的常识,否则就是愚蠢或是疯子)。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